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古琴动态

听古琴亘古清音
 

古琴是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弹拨乐器之一,其演奏方式是否与发源时一脉相承,至今并无清晰指向。但苏思棣、张丽真、钟兆燊和陈春苗等古琴艺术家通过整合钻研学术资料,让洞箫、板鼓、昆曲成为古琴的“伴侣”,力求将古琴亘古永恒的音色还原于实。

   记者:古琴与洞箫、板鼓、昆曲相结合是你们一贯的演出模式吗?

   苏思棣:在香港,古琴拥有不同的演奏形式,不同组合会产生有不同的演奏形式。我们这样的组合已经历四五年的合作,我和钟兆燊负责古琴和洞箫,张丽真和陈春苗则对昆曲和唱腔有深入研究。所以我们这个组合既能产生琴与人声的合作,也能产生琴歌加洞箫的合作,我们恰好各展所长。据我所知,这样的组合形式如今还真不多见。

   记者:这次演奏包含了唐宋词元素,是否意味着你们的模式在古时候就已经存在?

   苏思棣:唐宋很多文人会唱出文学作品,但具体怎么唱,由于其间的传承已经断了,我们无从推敲。但我认为那时候的文人懂得声韵知识,完全可以拟旋律唱出文学作品。唐代诞生了很多诗歌作品,但并非说作者写诗之余还写了曲调,旋律应该都是后世赋予的。

   我们演奏的唐宋词作品不一定能很好承接历史的味道,但张丽真和陈春苗都是研究昆曲的,我们也就有了研究的基础。昆曲是明代中晚期兴起的以曲唱为主的艺术形式,在曲唱的时候,明代的人们会根据文学作品的声韵变化拟出一些旋律和过渡音唱出来,其中优秀的版本会得以流传下来。因此我们唱唐代的诗歌作品,是根据清朝碎金词谱等历史曲谱演奏,我们基本以昆腔为主来唱唐诗。与唐诗不同的是,宋代姜夔的作品既写了文字也写了标音符号。我们会看工尺谱,虽然不能百分百还原宋代的标音符号,但我们根据学者的意见加入板鼓伴奏,如此一来就更接近宋代的曲音了。

   陈春苗:其实这里提到的曲音基本上是宋元明三朝的官话,一定音乐的处理,让当时官话系统比较接近音乐的语音。历朝都有官话和不同的方言,姜夔的曲音在某程度上来看也是官话。我们参考了一些学者对宋代曲音的研究,我们相信宋代的曲音与福建的闽南官话(有学者称之为“宋代遗音”)有一定的相似地方。官话在不同年代和地方会受到地方音的影响,但在文人口中读出来基本是相通的,部分发音与现在的普通话还很相似。我们根据这个摸索出比较接近姜夔当时的官话,称之为“拟宋音”。据我们所知,如今这种尝试在中国还没出现过,其他多数的演奏是直接套用普通话唱出来的。

   苏思棣:我们之所以认为“拟宋音”比较接近当时的官话,还有一个特别的原因。我们尝试用普通话唱姜夔的词,发现很多该押韵的地方并不押韵,但用“拟宋音”来唱,都变成押韵了。我们在演奏时,希望用古籍资料显示的姜夔熟悉的乐器来演奏,包括人声、古琴、洞箫和板鼓。我相信,即使姜夔如今听到我们的演奏,也不会提出反对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