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古琴动态

流传日本古琴弹唱乐 300年后它终于回归浙江
 

明天,一场特别的古琴交流会将在杭州浙江音乐厅举办,说它特别是因为,在中国已经失传许久的一支浙江明清古琴艺术—东皋琴乐,将从日本回到家乡。


  338年前,杭州永福寺的高僧东皋心越禅师东渡日本,成为日本水户寺和达摩寺的开山师祖。鉴真之后,他是对日本产生最重要文化影响的人物,在日本被奉为“篆刻之父”、“近代琴学之祖”。


  东皋禅师的古琴学在日本传播久远,他的琴曲和琴谱一直保留至今。然而在国内,他的艺术却失传了。


  时隔300多年,这支消失的文脉终于将在杭州续上。今年是东皋心越逝世320周年纪念,日本著名的东皋琴学传承者、东京琴社社长坂田进一,以及韩国的音乐家,将来到杭州,和国内琴家切磋交流。


  来自兰溪的他


  在日本留下盛名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杭州永福寺得以重修,很大程度是为了纪念东皋禅师。而“东皋”这个名字,则和半山的皋亭山有关。


  东皋禅师俗姓蒋,号东皋,法名兴俦,浙江金华浦江(今兰溪)人。1688年,他投在上塔伏虎禅院住持阔堂大文门下。1670年,他受印成为其嗣法弟子、曹洞宗寿昌系第三十五世。


  上塔伏虎禅院,就在皋亭山西面,也就是现在的半山。


  南宋时,皋亭山有200多座寺庙,最有名的自然是宋高宗南渡时候住过的千年古刹龙居寺了。


  明清时期,这里依然寺庙林立,东皋禅师的师傅和师祖都在这里。而这个上塔伏虎禅院,就成为东皋后来开创的日本曹洞宗寿昌系的祖庭。东皋在这里踏上了他新的佛学和艺术之路,这段经历深深地影响了他的琴乐、篆刻、书法、绘画、诗歌等创作、传播。


  清康熙10年,东皋禅师移住永福寺,5年后,他应邀东渡日本,弘传曹洞宗寿昌派,同时传授琴学、书画、篆刻等,在日本佛教、艺术界均享有盛誉。


  东皋在日本留下盛名,在中国却渐渐被人遗忘。


  “1999年,日本的琴学家来浙江寻找东皋禅师的故居遗址,当时,杭州文化界的人都不太了解东皋禅师。” 昨天,浙江省长三角非遗研究院院长黄大同告诉记者,“我们寻找他曾经居住过的寺院,还到了他的祖籍地,兰溪的一个蒋姓的村。”


  从那以后,东皋心越成为国内学者和琴家们重要的研究对象。


  2003年,杭州永福寺动工重建,这位对日本影响巨大的传奇高僧,成为重建永福寺的一大动因。


  消失了300多年


  那些琴歌终于回归


  “东皋心越,可以说是中国古代文化对日本产生重要影响的最后一个人。”黄大同说,“再往后的近代史,就是日本反过来影响我们了。”


  江户时代的日本统治者德川光国,拜了两个中国老师,一位是朱舜水,另一位就是东皋心越。日本现在还收藏着德川光国和东皋心越的笔谈记录。


  日本的水户寺、达摩寺,奉东皋禅师为开山祖师。“东皋禅师的墓地和大部分珍贵的遗物都在水户寺。”


  而东皋禅师的古琴艺术,更是在日本流传了300多年。


  “隋唐时候,中国的古琴就传到了日本,但后来没落了。一直到东皋心越东渡日本,古琴艺术才又传播开来。”黄大同说,“东皋是明朝时候的浙派,和我们现在的浙派是不一样的。现在的浙派是纯器乐的,而东皋那时候的古琴艺术,是边弹边唱的。”


  在中国流传的三千多首琴曲中,有相当一部分曲目附有歌词,可吟唱。琴曲与诗歌互为补充,就称之为“琴歌”,也称“弦歌”。在古代,这就是“流行歌曲”。


  《浙音释字琴谱》和《谢琳太古遗音》中的琴歌谱,其中不少是唐宋以来流传下的琴歌。柳宗元的《渔歌调》、王维的《阳关三叠》、陶潜的《归去来辞》等都是琴谱中非常流行的歌词。


  这种琴歌,流传到东皋禅师生活的明清时代,有了过度发展的倾向,引起部分琴家的强烈反对。明末虞山琴派的创始人严徵,对当时在琴曲中填文辞的风气作了抨击,并主张琴乐的表现力在于音乐本身,特别推崇琴乐的器乐化形式。


  严徵死后14年,东皋禅师出生,他很擅长利用民间俗乐。例如东皋的《梅花》,就和纯器乐的《梅花三弄》、《梅花曲》很不一样。他的曲调如民间小曲,再配上林和靖的诗,“众芳摇落独鲜艳,占断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朗朗上口。


  “说明东皋禅师在传播琴乐时并未把琴当作是一项深不可测、孤芳自赏的乐器,而是接近民间,用通俗易懂的方式传递琴乐的美妙。特别是他在日本用琴歌这样的方式,可以更好地传播中国文化。”


  东京琴社社长、东皋琴乐传承者研究者坂田进一,出版过5卷本的《东皋琴谱正本》。明天,他会带着琴谱来到杭州,和国内的琴家们切磋交流,并向杭州琴家传授东皋琴曲。“把明清时的东皋琴乐迎回家乡,这就是我们想要做的事。”黄大同说。